德意志银行绝非下一个“雷曼”

野云飞 0 金融分析师
       

       德意志银行近期财务表现不如人意,2015年第三季度亏损60亿欧元。其全球行业地位历来突出,目前对其命运众说纷纭,甚至断言可能与雷曼兄弟相似,以倒闭而告终。但若冷静思考,以专业素养细究德意志银行与雷曼兄弟在宏观背景、银行监管、公司运营及风险管理等各方面的不同之处,就可通过对比加深对德意志银行的综合了解,并对类似雷曼倒闭言论一笑了之。

       宏观背景

       银行业绩从来与宏观经济关联紧密,并随宏观经济周期运转而起伏不定。2008年8月雷曼兄弟倒闭前夕,美国处于长期低利率逐渐收紧的过程中。前期非理性扩张的房价及资产价格下降,部分信贷资产出现利率重设及违约,期限错配投资组合陷于流动性缺失及贬值,最终导致市场信心崩溃及次贷危机。因此,雷曼兄弟倒闭之前,已处于险象环生之地,众多规模金融机构濒于倒闭,市场参与者处系统性恐慌。

       而反观德意志银行的宏观背景,可谓危而不乱,险而不惊。欧债危机始于2009年,2015年将暂告一段落或初步解决,其标志性事件为2013年爱尔兰经济好转并从欧盟和IMF救助计划中退出及2015年希腊与债主方达成协议。目前欧洲经济增长虽脆弱但趋势逐渐企稳。德国虽处经济危机地区,但其自身从1998年开始就坚持结构改革而促进了经济韧性。因此,德国2010年在欧债危机中快速实现复苏,并随后保持稳定增长。与雷曼兄弟在危机中的处境不同,德国及德意志银行在危机中相对欧洲同业甚至能取得地区资金安全港的优势。

       德国经济发展一贯平稳,德国工业在全球处领先地位,并推行“工业4.0”以保持其优势。这些稳定的德国因素保证了德银德国业务的发展及德意志银行的稳固根基。

       银行监管

       对银行业的严厉监管,是银行业规范稳步发展的保证。在1999年美国取消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后,雷曼兄弟大幅扩展了包括自营交易的各项业务。但在监管的法律方面,雷曼兄弟因不拥有商业银行,而不受美联储监管,仅因其证券经纪业务而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监管。因此,监管及相应规则无法覆盖雷曼兄弟全面业务,并导致雷曼兄弟发展业务时在全面风险上无硬性约束。

       欧债危机以来,欧盟从2012年起致力于建设欧盟经济及金融业稳定的框架。目前已经完成并陆续生效的有稳定与增长方案、欧洲稳定机制、欧盟单一银行业监管机制、银行业恢复与清算法案、银行业单一清算机制等。德意志银行于2014年10月接受了欧洲中央银行的资产质量审查,同年11月处于欧洲中央银行的直接监管之下,并将于2016年接受欧洲银行管理局的压力测试。目前欧州最大的123家银行均受到欧洲中央银行的直接监管。各金融同业间的联系也因巴塞尔III中涉及资本及流动性的针对性条款而大为降低。在银行内部各业务部门之间,也因新的监管法规而增加了地区相对独立性。因此,单一银行出现危机后的行业溢出效应已大为降低。

       欧洲银行业及监管运转趋于全面规范,德意志银行目前所受监管严厉。而雷曼兄弟在2007年所处情形为,金融业千疮百孔,美国监管当局顾此失彼,且顾忌于无充足法律依据而救助金融机构所面临的政治压力。因此,欧洲再次出现类似美国2008年的多家金融机构短期内相继无序破产并产生恶劣金融环境的可能性已微乎其微。未来银行危机的出现可能将更多表现为单一银行自身运营因素或单一国家因素,而不是金融系统性驱动。

       公司运营

       从微观层面而言,财务报表是银行运营结果的直接体现。因此,选取德意志银行2014年年报数据和雷曼兄弟2007年年报为基础进行对比,就能取得对这两个银行的运营状况的最直观感受。

       从营收来源即可看出,德意志银行与雷曼兄弟的根本不同之处在经营模式及资产结构的不同。雷曼兄弟为单一投资银行模式,具体业务部门有资本市场、投资银行和资产投资管理。其84%的营收与金融市场关联紧密,波动性大。与此相对,德意志银行为全能银行,业务部门分为投资银行部、私人银行部、全球交易银行部和资产财富管理部等。目前依据其2015年10月底最新计划,虽已收缩重组,但其未来营收预计将至少有近60%来自较为稳定的业务部门。

       其次,对应于经营模式的不同,雷曼兄弟2007年在反映银行基础实力的运营现金流上出现约450亿美元的巨大负值,而德意志银行的运营现金流负值在2014年底仅为6亿欧元。在最新公布的德意志银行2015年3季度财报中,其运营现金流约为480亿欧元。内行看门道,从运营现金流即可体会到德意志银行与雷曼兄弟有根本不同之处。

       最后,从营收地区而言,雷曼兄弟2007年有近50%营收来自美国。而德意志银行主要运营所在地为西欧。德银信用敞口以各占约30%的比率平均分布于北美、德国和除德国外的西欧。德国资产的分散也是德意志银行跟雷曼兄弟命运截然不同的另一关键因素。

       风险管理

       在银行运营中风险与业务如影随形,风险管理的主要功能在识别和计量银行业务中的风险并将其控制在银行承受能力范围内。德意志银行与雷曼兄弟在2007年时相比处于完全不同的风险管理监管要求下。德意志银行目前的全面风险管理以巴塞尔III为基准,且对应于监管要求而强调对流动性和杠杆率的调控。

       雷曼兄弟破产前夕风险管理测量体系较为全面。其风险管理部员工60%具硕士以上学位,20%具博士学位。压力测试也内容广泛,甚至包含流动性场景。然而,其面临监管较为宽松,在整体风险承受能力上测算不足。更值得一提的是,雷曼兄弟在倒闭前14年未更换过首席执行官,此状况虽然保持了其业务管理的连续性,但在市场重大转折阶段,不利于对战略及业务风险进行识别和控制。2006年雷曼兄弟对危机四伏的市场前景判断失误,虽然连年无法取得正营运现金流,但仍然依靠融资在房地产相关资产上扩张,其扩张力度可体现在2007年较2005年资产增长69%、杠杆率提升26%。在此扩张过程中,雷曼兄弟首席风险官多次抗议无效,于2007年被银行解职,并被完全无风险管理经验的首席财务官代替,银行最终风险承受能力脆弱,并于2008年破产。

       与雷曼兄弟在2007年强调单险种测算不同,德意志银行目前经多年建设的全面风险管理体系综合能力领先,其2006年已近乎完美地预测了各项业务在危机中的风险表现,其数值在2009年得到验证,并协助银行成功度过欧债危机,在德国银行业中其希腊敞口较低,与其资产不成比例。并且,德意志银行与雷曼兄弟在管理层及战略的发展轨迹上完全不同。德意志银行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已历经三任四人担任首席执行官。并且事实证明,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在德意志银行首席风险官的任职条件上持较高认可标准。在战略上,德银连续回顾与更新,德意志银行管理层意识到各项挑战并采取了区域及业务战略收缩、资产减记、计提拨备、增加资本等一系列措施来增强风险承受能力。其2014年底资产相比2012年下降16%,杠杆率下降了37%。未来在经历2015至2017年的一系列重整措施后,德银盈利及资产预计都将趋于稳定。德银风险管理的最突出的挑战在于对运营中的法律合规风险的识别、计量及控制。目前宣布的部门调整及业务收缩应为控制并减少该部分风险的有效方法。

       总结

       综上所述,目前德意志银行与2008年的雷曼兄弟在所处宏观环境、银行监管、公司运营和风险管理方面均大相径庭。德意志银行的当前困境应理解为国际大行在新监管环境下转变、探寻并重建经营模式过程中的阵痛,其表现及措施与其他欧洲银行同业并无实质不同。欧洲经济的持续平稳发展是德意志银行取得修正银行运营模式时间,进而改善银行业绩和控制出现危机的关键。但鉴于德意志银行的改革实际成效需取决于其他众多因素,例如其战略2020的实施、世界地缘政治格局的稳定等,笔者建议对德银战略重整效果在短期和中期保持谨慎乐观并动态观察,长期其财务表现必将趋稳。

       本文由作者(ID)野云飞授权经管之家发表,转载以及商业使用请联系经管之家。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经管之家立场

0

要评论?请先注册或者登录,可用人大经济论坛帐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