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的诅咒:金融资产膨胀与实体经济收缩

startyxf 0 金融分析师
       11月底,终于要等到SDR了,有了SDR,在皇上那也算是有牌子了,但它就是个名分,重点是需要人民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以前我认为这段时间是QE的真空期间,是金融在等待实体经济,如今我发现这其实是QE的诅咒,是金融资产膨胀与实体经济收缩的畸形泡沫,全球通缩下美元加息(预期)紧缩,是非美元货币贬值的必然,想去欧洲不仅仅只有难民,也有中国(似乎还是“难民”)。

       SDR只是个名分

       从贸易量的分布情况来看,自1948年以来直至中国改革开放、加入WTO,中国出口量占主要贸易国的比重越来越大,图中形状如同一个喇叭,图中亦能清楚的看到:“日不落帝国”二战后的没落、日本高速发展及广场协议后的沉默、德国膝下换来的欧洲市场。根据出口占全球贸易的比重,人民币国际化确实需要“实至名归”。

       
       
       数据来源:WIND数据库、优品财富

       但从国际储备货币的角度来看,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占比为60.7%,欧元次之,24.2%,人民币约1.2%,量比悬殊,人民币国际化还将“上下而求索”。贸易量与储备量不相匹配,意味着人民币支付功能与储藏功能不对称,贸易伙伴国缺少对人民币的信任与认可,人民币是否加入SDR不是重点,这是市场认可与名分的问题,如果市场认可,储备量份额自会上升;加入SDR获取“国际认证”,会增加曝光度,倒逼金融体系改革、推进利率、汇率市场化进程。

       中国市场的进一步开放,会更有利于全球经济的复苏,从这一点出发,并没有太多的反对声音,如果11月底的SDR评估没有通过,便要等下个五年,但那又如何呢?SDR只是名分,重点在于经济、金融的改革进程被其他贸易国所认可。日元早已加入SDR,但其国际储备份额还是下降,其日本贸易份额约为8.8%,储备份额为4%,可见,就算人民币加入SDR,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央行有点累

       从在、离岸美元人民币汇差及即、远期美元人民币汇差可以发现人民币对外从升值趋势转向贬值,即、远期美元人民币汇差图上,2012年以前升值预期引领人民币升值,2012年至2014年2月前在贬值预期下继续升值,2014年以后在贬值预期下贬值,远端预期在6.5左右。

       

       数据来源:WIND数据库、优品财富

       据说,有1万亿美元以上的美元资产将置换为人民币资产,好吧,这是一个理论上限,远端市场没有谁把这个作为人民币升值预期。随着全球通缩的加剧,主导货币美元又在准备实施加息紧缩,这场通缩会加剧,其他国家QE都未必来得及,贬值是大势所趋。

       在没有置换地方债务之前,央行的字母表工具或多或少的发挥一定的作用,字母表的宽松对汇率的压力较小,但债务置换的规模足以影响汇率,加之新兴市场带来的悲观情绪,人民币在岸、离岸市场汇差拉大。央行面临着两难问题:央行贬值,一带一路的货币保障下降,如果形成贬值预期,还会形成资本外逃,央行不贬值,会被扣上“汇率操纵”的帽子,与SDR无缘,一带一路的货币保障崩溃。央行唯有能做的是一次性贬值,但触发了全球范围的恐慌。

       央行只能在在岸、离岸市场对冲,每月大概1000亿美金的额度维持汇率的弱势平衡,有时候会过头一点点,会出现在、离岸倒挂,但那不是升值信号。央行需要SDR,强撑着要的就是这份国际“居住证”。

       

       图中的关键部分在于货币信用的支撑,这里不展开。我在《央行鲸的黑洞》中捋过中国的资本轨迹,现在央行的负担似乎过重。央行为了信贷渠道救债市,央行为了直融渠道救股市,然而救债市、救股市给汇市带来了压力,进而去救汇市。短期内这些局部的弱平衡构建了整体的“稳定”,但目前的资本囤积性需要央行鲸更大的吞吐,吞吐过后又有贬值压力,离岸骚动需要动手遏制,抛售美债,获取美元,然后为了挺人民币抛美元,啊,美元债权人抛美债,能吓死美国宝宝吗?不能,美债又没消失,只是被其他人接盘了。

       不要担心贬值了(放水吧),是否贬值不是问题的重点,重点是可能袭来的资产价格波动,当资产价格波动过大,本币也会遭到抛售。全球通缩与各国QE正在形成畸形的泡沫模式:金融资产膨胀与实体经济收缩,有利于财富的大洗劫,资本家的游戏。

       美刀从哪里捅过来

       先看一组比较枯燥的数据:从金融财富、非金融财富比例来看金融化程度,中国、德国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美国、日本高于世界平均水平,韩国自2008年后高出世界平均水平。整体看,除德国外,2008年后金融化程度都相对提升。从债务、非金融财富比来看,美、日、德三国趋于下降趋势,特别是美国的债务、非金融财富比下降最快。中、韩两国趋于上升趋势。结合两幅图来看,美国在去杠杆的同时金融资产在进一步膨胀,日本类似,但较平缓,中国在加杠杆过程中膨胀金融资产,德国在去杠杆的同时金融资产在收缩。这几个相对指标间接描述了金融对经济的支持效率,2008年后美国QE使得其金融化程度加剧,但杠杆率变低,其金融对经济的支持效率最高。

       

       换成大白话来说,美国QE好像放了很多水,但相对来看其杠杆还是降低的,这笔金融资产变成了财富,不是负债,日本QE没有多少效果,不痛不痒维持现状,德国似乎愿意享受通缩,中国还在宽松的半路上,但不要把负债当做财富,完美的结合是把中国和德国的数据相加,会发现杠杆没了,负债没了,财富有了,这是出路,一路向西。

       我们在《美刀的五连杀》中详细的把美元周期转化成“阴谋论”:1980加息:拉美债务危机爆发;1987加息:东亚泡沫破灭;1994加息:墨西哥、东南亚货币崩溃;1999加息:阿根廷金融危机;2004加息:全球金融恐慌蔓延;2015.12-2016加息:??????,下图是逻辑:维持永远的霸权——铸币税。

       

       我比较希望这把尖刀插进来,倒逼金融市场改革,金融资产膨胀与实体经济收缩的畸形泡沫也只能在美刀和欧洲怀抱双管齐下才能解决,有危才有机。根据以上的演化,落地一下:套利货币本国债券还有前途,大宗商品在危机之后才会反弹,金融市场波动将会加剧。单就国内来说,控制杠杆的同时,金融资产只会继续膨胀,波动向上。

      原创作者:余雪飞  来源:优品财富研究院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经管之家立场

0

要评论?请先注册或者登录,可用人大经济论坛帐号登录。

^